分类
未分类

知识城的前世今生——写在知识城奠基建设十周年之际

现任开发区管委会一级调研员江洲先生,在知识城奠基十周年之际所写的一篇回忆录。作为知识城项目的重要参与者与见证人,江洲先生在文章中,细数了这一项目引进、落地,以及申报国家过程中的种种细节。不少内容为首次披露,不仅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也对今天的知识城建设者,以及开发区其他产业园区工作者有一定的启发。江洲先生是资深的“老开发”,曾任广州开发区发改局局长、广州开发区管委会副巡视员,学养丰富,笔耕不辍,知行合一。

今年6月30日,是中新广州知识城奠基建设十周年纪念日。

十年磨一剑。放眼今天的知识城,在形态开发上已初具山水生态城市风貌,在功能开发上凸显知识经济高地特征。更加可喜的是,知识城已在迭代发展,由“省级地方合作项目”上升为“国家级政府间合作平台”,并朝着打造“世界知识中心”2.0版的目标迈进。

抚今忆昔,感慨良多。作为当年有幸参与和见证知识城“落户”广州开发区的人,看见今天知识城日新月异的变化和展现出来的美好前景,多少有点沧海桑田的感觉,也很自然地想起当年的一些人和事。

前几年,我先后几次陪同多位北京专家朋友参观知识城,他们参与了早期知识城项目的咨询策划和报批促进工作,一直关注知识城的成长。他们对知识城怀有深厚感情,仿佛知识城就是他们的一个孩子。

是啊,知识城是时代的产物,是众人拾柴堆出来的“火焰”。籍此十周年之际,就记忆所及,对知识城的前世今生试做“个人叙事”,斯以纪念。

缘起

事情还得从2008年10月15日那场“NBA中国赛广州站”篮球赛事说起。

当日上午,我参加了广州国际体育演艺中心奠基典礼,当晚乘车从当时的办公地点——开发区西区前往坐落在白云山脚下的广州体育馆观看比赛。

夜幕下已见万家灯火,突然手机铃响,是区领导的电话!

他说有个叫“知识城”的新加坡大项目,正在省内选址。要第一时间与省市发改委等有关部门对接,特别是要与新方团队取得联系,弄清项目情况,提出对策建议,及时请示报告。区领导强调,该项目意义重大,要想方设法争取落户广州开发区。


放下电话,车已到体育馆。比赛过程紧张激烈,现场活力四射、激情澎湃。但我的情绪却始终欢快不起来,脑海里翻来滚去的是“知识城”。区主要领导亲自打来电话交办任务,就是给信任、给荣誉,但我感到更多的是压力和责任!

当时我担任区发改局局长。那场比赛结果怎样早已忘记,但由美国NBA篮球明星演绎欢乐嘉年华的梦幻感,混合我那忐忑不安的思绪,至今记忆犹新……我当晚反复思考,该如何对接新加坡?

次日上班,我即带上局办主任前往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广州代表处(天河北路中信广场)拜会,代表处主任外出,一位陈小姐热情接待了我们。她简要介绍了代表处的业务情况,但对“知识城”项目不甚了解,具体对接需等主任回穗后再联系。第一步找到项目联系人,接上了头,也算有所收获。

紧接着几天,我们先后拜会了省、市发改委有关负责同志。他们都给予热情接待并表示大力支持,这对于我们而言是很大的鼓舞。省发改委一位副主任介绍了“知识城”项目的背景。

2008年9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率广东代表团访问新加坡,在会见新加坡领导人时提出希望双方在广东合作建设标志性平台项目,对广东的产业转型升级起到积极导向作用。新方积极响应,迅速组团赴广东回访。

代表新方来访的是吉宝公司团队,在粤期间拜访了省市有关领导和发改部门,提出了“知识城”的初步理念、项目构思以及对项目选址条件的建议。鉴于该项目还处于探讨和磋商阶段,具体建设内容和选址要求尚不清晰,项目是否可行要由具体合作方共同研究确定。

对于广州开发区而言,希望引进该项目,关键是要态度积极,早下决心。市发改委一位副主任向我们介绍了接待新方团队的情况,向新方介绍了广州市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交流加强项目合作的可行性。他表示支持配合我区开展相关洽谈工作。

摸底

经过好几天的连轴转,我们终于弄明白了“知识城”项目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前,新加坡已与中国开展了一些很有战略意义的政府间合作项目,如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同时还有近十个与中国地方政府或机构合作的特色园区项目。

新方认为,广东是中国对外开放程度和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省份,地缘上离新加坡最近,经贸往来也最为频繁。广东正在推进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而新加坡也在规划建设“智慧岛”,大力发展知识经济。

因此,借鉴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等做法和经验,充分利用两地优势,在广东共同建设具有引领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两国乃至与东盟区域经济一体化意义的中新“知识城”项目,是进一步加强中新合作的历史选择。

“知识城”项目着重发展知识经济,建设智慧园区。因此,有关方面希望“知识城”的选址是在经济科技最为发达的珠江三角洲某个城市。广州市综合优势明显,最有条件承接这一项目。而广州开发区又是广州的“特区”,是全国国家级开发区中发展得最好的开发区之一,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竞争力。

我们很快起草了一份关于“知识城”项目情况的《工作专报》。记得某天中午,我在机关饭堂与区委书记、区长一起就餐,区委书记一见我就问,项目联系得怎样?我说项目情况书面报告材料正在打印,很快就可以呈报。

我一边吃饭,一边简明扼要汇报项目情况,两位领导频频点头,给予肯定和赞许。

午餐未吃完,专报送到。两位领导快速浏览了报告,便在报告文头上批示“同意”。报告内容大意为根据区主要领导指示,区发改局迅速收集项目线索,展开联络沟通,简介项目概况,阐述项目意义,最后提出设立专责工作小组等几点建议。由于来不及仔细校对,文稿还有几处错别字,我用笔现场修改。

根据区领导的批示精神,开发区管委会随即成立项目谈判工作小组,由管委会秘书长牵头,区经发(招商)、发改、国土规划部门参与,对接新方团队,开展项目洽谈工作。至此,广州开发区完成了与新方在“知识城”项目上的“初次邂逅”,一切正在顺利推进中。 

扩容前的知识城123平方公里(上图),扩容后面积涵盖了两街一镇(即原九龙镇)

谈判

新加坡团队规格很高,由前经济部部级官员领衔,各方专业人士组成,包括曾参加过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建设,拥有非常丰富经验的专家。

他们对中国的发展情况相当了解,对各地招商引资的“套路”“招数”也相当熟悉。他们首先在珠三角各大城市进行比选,初步选定广州后,进而在广州各区进行比选。比选过程就是一场场的考试。

知识城项目最终“花落”广州开发区。除了最根本的因素之外,即广州市的国家中心城市和省会城市地位、广州开发区在全国国家级开发区中“标兵”和在全市改革开放中“排头兵”的地位,新方团队还十分认可区主要领导和区专责谈判小组的专业敬业精神。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国家,国土面积很小,人口不多,但国际化程度很高,能量很大,在全球都有影响力。改革开放以来,新加坡一直是我国各地学习的“老师”。项目洽谈初期,广州开发区团队定下的“调子”,就是要本着向对方学习的态度开展工作。

起初,对方基本上用英语交流,我方有翻译,但主谈人员和区党政主要领导英语沟通无碍。后来听对方知情人士说,双方团队能基本用英语交流洽谈,这在中国各地罕见。

随着频繁的接触,双方建立起互信,他们也就慢慢显露出华人本色,日常交流就使用普通话作第一语言了。虽然不如讲英文流畅,但双方都感到这样更加亲切,更加融洽。同时,他们很认可广东、广州和广州开发区的发展成就,不以“老师”自居,而强调取长补短、互相学习。

借壳

还有一个因素也很重要,就是拟作为知识城项目选址的九龙镇(广河高速公路以北部分),刚好以“广州科学城北区”名义,作为重大项目列入国务院批复实施的《珠江三角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

有了这个国家级项目的“壳”,再引入知识城这个中新合作项目的“核”,项目定位就容易理解为国家级层面,项目就具有国家战略意义。这也是我方说服新方选址广州开发区的一条“硬核”理由。

提到“科学城北区”等13个项目(事项)写入《珠江三角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里面还有一段值得回忆的故事,容另文记述。这里只说一句,当时分管副区长第一时间发短信报告,区主要领导即刻回复“字字千金”。

谁也不会想到,科学城北区会如此凑巧地成为中新广州知识城的“前身”。事实再次证明,机会属于有准备的头脑。广州开发区多次抓住了历史发展机遇,继而又创造出发展奇迹。

科学城北区概念规划设计方案对新加坡三个项目进行分析

签约

经过几个月密锣紧鼓的洽谈,终于在2009年3月24日,开发区管委会与新方签署合作备忘录,正式确定知识城项目落户广州开发区。

备忘录明确,知识城项目要建设成为粤新合作的里程碑。根据备忘录,双方共同成立知识城项目可研联合小组(小组内部分为六个专业组)。

4月8日晚,中方小组在市委2号楼6楼会议室召开启动会议。4月17日,项目可研小组在中国大酒店举行第一阶段总结汇报会。6月7日,项目可研小组在新加坡举行第二阶段会议。区发改局作为“开发小组”组长单位,全程参与了项目可研的相关内容编制。

在参与项目可研工作过程中,我们学到很多东西,开阔了眼界,增长了见识,结识了很多朋友,也与各有关方面建立了新的联系渠道。经过项目可研联合小组共同努力,尤其是得到省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项目可研报告得以较快完成并报经有关部门确认。

项目的商业可行性研究阶段结束后,便转入更加复杂的合作协议谈判环节,因为新方提出的一些要求,开发区力所难及。

由于选址九龙镇,当时交通条件不便,给人印象比较偏远荒凉,因此新方特别强调要有开通地铁的规划和时间表,这个要求需要提交市政府来解决。此外还有规划调整和环境保护等问题,都需要市里统筹处理。

2010年6月,广州市政府与新方正式签署《中新广州知识城总体协议》,知识城项目由区级项目变为市级项目。项目能级的提升,为项目报批奠定了坚实基础。 

出生纸

知识城项目是一个巨型中外合资(合作)项目,又是承载特定发展新经济和高科技的新一代功能园区。如何使项目尽快取得国家有关部门“核准”,既是当务之急,又是一道颇伤脑筋的难题。

难点有二:

第一是项目“体量大”。知识城项目规划面积123平方公里,建设用地面积60平方公里。比苏州工业园(一期)和天津生态城(一期)这两个中新合作项目要大。

第二是项目“定性难”。达到限额以上的外商投资项目必须报国家主管部门核准,知识城项目不像一般的基建工程项目或产业投资项目,以何种形式申报,与核准目录所列范围难以对号入座,对上级审批部门而言也是一个挑战。

要拿到国家出具的“出生纸”,知识城项目要走的路艰难而漫长。

但我们充满信心,理由也有二:

第一,知识城项目有中新两国政府支持,有省市领导大力推动,这是基本条件,在战略性上具有主动性。

第二,知识城项目是作为第三代中新政府合作项目(第一步是粤新合作)来筹划设计的,前面已有苏州工业园区、天津生态城的基础,我们可以充分借鉴其做法和经验,因此在战术上有希望取得突破。

为确保知识城项目顺利获得国家有关部门的支持和核准,开发区管委会委托国家发改委宏观院研究产业规划,委托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下称“中咨公司”)编制项目建议书,这两个文件成果进一步定义了知识城项目,为项目审批提供了必要条件和便利。

委托产业研究规划工作由区政研室具体承办,区发改局等相关部门配合。省委主要领导高度重视知识城产业规划工作,指出产业是关键,要致力发展知识经济产业,不能变相为房地产项目。委托项目建议书编制工作由区发改局具体承办,相关部门配合。

2009年8月5日,广州开发区委托中咨公司进行编制工作。在编制项目建议书的过程中,首先要研究的是知识城的核心价值问题

中咨专家创造性提出四个“创造”:创造知识、创造财富、创造生活、创造未来,并在与区领导讨论时,提出是否可以考虑用“智慧城”这个名称。当时区领导表示,“知识城”是新方首先提出,双方已经达成共识,就不作讨论,以免节外生枝。

省市发改等部门和区相关部门对项目建议书编制工作给予了大力支持和配合,区发改局则是全局动员,从各位局领导到处室负责人,从指定负责此项工作的计划处专职人员到各处室相关人员,都充满激情投入其中。

当时区领导要求项目尽快完成材料准备并正式报批,但材料组织难度非常大,特别是缺乏作为建设工程项目的基础资料以及作为报批要件的土地预审等批件。

土地预审与项目审批,是一个“鸡和蛋”的关系,互为前提,这难题最后由省领导出面协调国家有关部门支持解决。待项目上报到国家发改委,还需委托第三方咨询机构进行项目评审。

评审工作委托浙江规划研究院负责,该院组织多名专家前来现场勘察,提出了不少建议和意见,需要补充很多一时难以提供的材料。经过反复沟通,专家们对项目性质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因而对某些评审条件(主要是针对建设工程类项目)适用范围提出了更符合实际情况的建设性意见。

经过专家评审,2011年3月14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核准中新广州知识城起步区项目。

奋斗不止息

争取知识城项目上升为国家层面定位的工作,一直没有停过。

经过不懈努力,知识城项目终于在2019年获国家明确上升为中新区域合作“3+1”旗舰项目。这个战略定位十分重要,为知识城新一轮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战略机遇。

从2008年10月接触知识城项目概念,到2011年3月知识城起步区项目获国家正式核准,历时两年多,期间并联开展了很多工作,包括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知识城开发建设的决定》,开展项目引进,快速建成知识城展厅,举行知识城项目奠基活动等,可以说是在合法前提下不等不靠,能做则做。

知识城开发建设从一开始就显示出改革创新的气象,担当起广州市“一号工程”使命。幸运的是,我们加入到这一段长跑行列,见证了这段广州开发区发展史上的高光时刻。

知识城项目是当时全区的头等大事,是举全区之力来推进的。参与其中的同事都充满责任感和自豪感。他们有的已退休,有的已调离,有的还在区内工作。不管身在何处,他们都心系知识城,祝福知识城。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担当。在知识城进入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也是我国站在两个一百年历史交汇点的这个时候,展望未来,我们相信,知识城必将谱写出另一段不负韶华、不负历史的辉煌乐章!

原文来自黄埔观察